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伊朗将2000万桶原油存在中国后,外媒:又有300万桶伊原油或运抵

伊朗将2000万桶原油存在中国后,外媒:又有300万桶伊原油或运抵

被誉为最有远见的华尔街投资大师、亿万富翁、商品大王吉姆.罗杰斯数月前表示,“许多人不喜欢使用美元,因为如果美国对你生气,他们只会给你施加巨大的压力,甚至会让你失业。随着原油人民币期货合约的出现,当许多国家将它用于石油交易中时,石油美元的结束或迫在眉睫……”

目前来看,随着美元对伊朗经济限制的步步升级,伊朗经济并不会坐以待毙,反而正在进入全面去美元化的时代。而作为世界第三大石油储量的产油国,显然,伊朗经济会冲破石油美元的阻力,而采用新的石油交易方式。

来自美元的威胁是,如果全球的原油买家继续购买伊朗石油,可能面临来自于美元的限制,基于此,俄媒称,印度、韩国、日本和土耳其已经停止购买伊朗石油。那么,伊朗石油出口果真如美国希望的,会降至0吗?事实上,并非如此!

事情的最新进展是,俄罗斯卫星通讯社7月15日援引美国Politico网站称,6月一艘装载有100万桶伊朗石油的油轮驶入青岛港口。另一次供应,近200万桶,在天津港完成。也就是说,300万桶伊朗原油运抵中国。

中国是伊朗最大的石油市场,另据TankerTrackers数据,4月,伊朗对中国市场的石油供应达到了创纪录的913万桶/天。今年上半年中国平均每天购买伊朗600万桶原油,超过伊朗石油出口总和的40%。

俄媒称,伊朗石油出口具有价格优势,因此中国的石油买家并不会放弃伊朗石油。上述迹象同时表明,伊朗石油在与相关买家的交易过程中,或打破美元的限制,能源货币专家认为,这其中与原油人民币正发挥的作用息息相关,伊朗可能正在使用人民币大规模交易石油。以下的迹象,可以进一步佐证这一观点。

数月前,在美元限制伊朗经济之前,伊朗就正式宣布将人民币列为主要外汇货币,以替代美元的地位。而为防止因美元限制而失去国外客户,伊朗国家石油公司也在去年11月已经把2000万桶原油提前储存在中国大连的的保税仓库中。这就为伊朗石油得以冲破美元限制,并找到新的买家提供了货币支持和渠道前提。

与此同时,正如本文前面提及的,罗杰斯对于原油人民币期货的评价一样,原油人民币期货或正在发挥重要作用。我们注意到,自去年原油人民币期货诞生以来,中国一家石油企业已经签署了首笔以人民币原油期货计价的中东原油进口协议,并且计划签署更多此类合约。这就意味着,中国买家或将用人民币大规模交易中东石油。

具备了新的石油货币,还需要非美元支付系统的支持。这一点,人民币也早有布局。目前,人民币升级推出了一张跨境支付王牌CIPS二期。数据显示,CIPS为境外900余家银行法人提供服务,该系统业务范围已覆盖162个国家和地区。也就是说,全球越来越多的商家可以通过CIPS支付系统进行商品交易结算。显而易见,CIPS与原油人民币期货同时存在,或正在成为伊朗经济找到的一张与美元正式了断的新“王牌”。

伊朗石油部长在今年5月时就强调,伊朗石油已经找到了新买家,每天大约有5-6个原油买家找到伊朗石油商家,寻求石油交易。而通过上述迹象,可以看出,伊朗石油新买家可能存在规避掉美元限制,并采用人民币交易的方式与伊朗石油企业进行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据伊朗消息人士透露,巴基斯坦的原油买家在与伊朗交易原油的时候,已开始大量使用人民币,而人民币在伊朗等中东的一些地区已成为非常受欢迎的硬通货。不仅如此,在伊朗石油交易过程中,近期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

有报道称,伊朗涌现了约30多万摩托车队,而这些摩托车队正是将原油不断运往伊朗边境,再进行转卖的主力。而他们交易的货币基本都是用人民币结算。这也为伊朗换来许多宝贵的人民币资金,或至少高达20多亿元。

实际上,美元对伊朗石油和经济的限制,终极目标是为美国创造一个石油赤字的市场,进而推动美国原油扩张全球市场份额。对此,路透社公开的资料显示,伊朗在2019年第一季度平均每天出口130万桶(注:这是国际船运数据公开追踪到的,并不包含一些隐形的交易)如果这个规模一夜之间从世界市场消失,就会出现赤字,进而或将会被美国的页岩油填补空白。

显然,美国经济正在滥用美元地位,而为自己的商品走向全球提供便利。一旦美元限制伊朗经济的终极目标得以实现,美元可能会对下一个石油国采取相同的手段。基于此,美元或越来越不得人心。

事实上,石油美元以及美元霸权,原本就是世界经济一个荒唐的存在,经济体之间进行商品交易应该是取决于自主,而不是来自于美元的限制。在美元一枝独秀的时代,显然,这看似遥远,但随着世界经济的不断变迁,全球经贸格局和货币格局发生改变或正在成为趋势。在趋势下,美元的霸权终将徒劳。

无独有偶,伊朗最高领袖的顾问阿里·阿克巴尔·韦拉亚提不久前表示,中国买家或将继续购买伊朗石油。我们同时注意到,人民币正在扩大对亚洲市场原油的定价能力,而一个新的石油货币体系是否有国外投资者的积极参与,则体现了定价能力,并将有助于从主要的国际原油基准手中占有部分定价权来对冲油价上涨的风险。

据中国社科院等机构近日联合发布的《世界能源蓝皮书:世界能源发展报告(2019)》指出,人民币原油期货自上市一年以来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亚洲最大的原油期货交易市场,仅次于美国的WTI原油市场和英国布伦特原油市场,并有望在未来成为亚洲原油定价基准。(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