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中国好声音》后,暴跌111亿的唐德如何存活

《中国好声音》后,暴跌111亿的唐德如何存活

/霍青城 编辑/郑道森

49亿,这是唐德影视的最新市值。相较股价最高时160亿的市值,已然缩水超过2/3。

在投资者社区,股民们的焦虑还在蔓延:《巴清传》的“地雷”什么时候会爆?范冰冰的税务问题,是否会进一步延烧?

人们都还记得,2015年2月,唐德影视上市当天,两位“格格”手牵手敲钟的场景。随后,唐德影视连续走出11个涨停板。

巅峰时期的唐德,还曾豪掷6000万美元(约4亿人民币),买下《中国好声音》第五到第八季的版权。然而,唐德版《好声音》最终未能问世,却让唐德陷入了一场为期2年多的版权纠纷当中。

曾经的唐德态度强硬,曾以原告的姿态,率先发起对灿星高达5.1亿元的巨额索赔。就在几天前,6月25日,唐德发布公告,就“好声音”版权纠纷与灿星达成和解。

“双方和解,一个止损,提振股价;一个为了IPO。在资本利益面前,版权的事只能靠后。”一位券商人士对分析,查税被多部委提上日程,影视股未来日子很不好过,唐德与灿星都只是做出了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

在经历了Talpa单方面解约,股价暴跌,高云翔性丑闻,《巴清传》播出遥遥无期,范冰冰阴阳合同风波等一系列事件后,唐德,几乎是“跌落”到了谷底。

更大的风险,股权质押。唐德影视的股权质押比例达49.62%,其中控股股东吴宏亮个人的股权质押,已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4.31%。当股价一降再降,爆仓风险正在逼近……

岌岌可危的唐德,无疑是当下影视产业噤若寒蝉的一个缩影。我们不禁要问,在这个鬼魅多变的时代里,唐德,究竟做错了什么?

唐德退场 灿星拥有“好声音”全部版权

这场以唐德“退出”画上句号的纠纷,其实从2017年年底开始便已显露。

去年11月15日,荷兰版权方Talpa明确终止与唐德影视关于《The oice Of…》模式版权的授权协议,并于12月6日再度发表声明宣布:唐德不再拥有在大中华地区制作《The oice Of China》的合法权利。

同时,Talpa公告原文写明:“Talpa未来将放弃并不再声明使用“中国好声音”这五个汉字以及在中国的商标,并且不会在中国寻求新的《The oice of...》的许可合作。”这也意味着从去年开始,Talpa就决定放弃对《中国好声音》这一中文节目名的权利要求。

“因为Talpa已经放弃中国好声音名称,该中文节目名归属已然毫无争议属于浙江卫视。三方和解协议的内容是各自撤销所有围绕该节目名的诉讼,因为已经没有争议了也不存在诉讼必要。”灿星宣传总监陆伟向表示。

可以确定的是,目前浙江卫视和灿星已经正式向国家广电总局提交报告,即申请于今年7月13日回归的《中国新歌声》更名为《中国好声音》。获知,在新一季《中国好声音》中,转椅模式也将再次回归。

“中国好声音”中文名版权归属于浙江卫视似乎已板上钉钉,那么整个节目模式的版权呢?比如那个经典的“转椅”设计?灿星此后是否继续跟Talpa合作?

“我们早已宣布不再引进国外模式,因此‘中国好声音’名称即便回归,用该名称的节目也是一个模式节目。”陆伟对介绍。目前新一季的“好声音”属于版权节目,将对赛制进行重新设计。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转椅会变成“魔镜”转椅,盲选过程中导师看不到学员,学员却可以看到导师的实时表情。

此后,《中国好声音》不仅跟唐德没关系,跟Talpa也没关系。

自2016年初,唐德与Talpa签订“好声音”版权协议开始,已2年过半。在此期间,不仅唐德版的《好声音》没有声响,灿星与浙江卫视将《中国好声音》改名为《中国新歌声》却已播出了2季,《新歌声》虽然不复《好声音》巅峰时候的荣光,但也稳居同时段收视第一。

去年年底,Talpa因唐德延期付款而解除授权协议,为此唐德付出的近1.2亿元的版权费可能打水漂,更有可能面临支付剩余2.7亿版权费的裁定。唐德因此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起对Talpa的仲裁,但目前为止,仲裁进程以及结果唐德均未披露。

唐德内部人士告诉,“现在唐德只是与灿星方达成了和解,但与Talpa的事还没完。”

对于灿星,强硬了2年多的唐德,选择了低头。业内有传言,灿星将对唐德进行适当补偿,该唐德人士告诉此为保密协议,不方便透露。而陆伟则进行了直接否认,“没有的事,目前也没有谈到未来的合作,唐德没有参与之后的《好声音》项目。”

唐德股价连跌

高质押率控股人还能撑多久?

唐德今年很不好。

自去年年底Talpa发出解约通知函后,唐德股价当天便跌停,此后唐德的股价便一直在低位波动。

进入2018年,唐德股价曾在3月份小幅拉升,但后来传出迟迟没有定档的《巴清传》男主高云翔性侵丑闻,唐德股价应声急下。

祸不单行,5月末,崔永元爆料范冰冰6000万“阴阳合同”,直接撕开了整个影视行业的逃税黑洞,税务局介入调查,身处舆论漩涡中的华谊和唐德股价双双跌停。

6月份以来,唐德的股价一度跌到了上市以来最低,为12.04元。从3月开始,只用了3个月多,唐德市值缩水近一半,截至6月28日收盘,总市值49亿元。

与此同时,注意到,唐德控股股东吴宏亮于5月中旬,延期购回了两笔已到期的质押大单。分别为2016年10月17日质押的2730万股和2017年5月15日质押的1075万股,总计3805万股,占吴宏亮所持股份的25.33%,以及唐德总股本的9.5%。

以2016年10月17日的质押单为例,粗略按照50%质押率、融资成本10%,前20个交易日的平均价为26.85元,不考虑利息,这笔股权质押的平仓线20.67元。

而唐德的股价自去年11月起,就经常跌至20元以下;今年3月末起,更从未反弹至20元以上。27日的收盘价为12.27元,为近平仓线价格的6成左右,也即意味着质押人需要补充近70%的股数,才能保证不被平仓。(真实情况是券商逐日盯市,补仓每日都有,估算数据不具有严谨性,只为了说明大致情况。)

再以2017年5月15日的质押为例,平仓线为18.83元左右,如果要保证不被强平,质押人则需要补充50%的股数。

以上两笔质押交易,如要不被强平,总补仓股数约为2400万股。根据公告中提及到的吴宏亮累计质押12663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4.31%,也即表示,吴宏亮也只剩2400万左右的股数可以进行补仓。

券商一位资管法务人士对表示,“券商逐日盯市,达到预警线的时候,会邮件提醒,如果融资人能补充质押最好。达到平仓线的时候,我们会先要求融资人补充质押,并不首先选择强平。”通过该人士到,当质押股权接近平仓的时候,上市公司不需要披露信息,而在跌破平仓线的时候券商会给融资人发通知,提醒融资人所属上市公司发布公告。

“对于补仓,可以采用补足保证金和补足股份两种方式,对于拿出真金白银,大部分融资人选择的是补股数。但补股数对于质押比例较高的控股股东来说很危险,股市不好的时候,一旦被平仓,上市公司的麻烦就大了。”一位券商资管业务人员表示。

目前,唐德还没有披露控股人质押被强平的公告,反而是公告了延期回购。该券商法务人士解释,“只要融出方没问题,质押依然符合新规的,协调好,签展期协议就行。”

而唐德披露质押购回延期公告,也即说明质押股份未被平仓,至于是补股份还是保证金,对于吴宏亮来说都是压力巨大,手中可用的股份不多,补保证金,则可能达到3亿之多。

股价!稳住股价!

“有一位导演最近跟唐德的合约快到期了,这个导演有意来我们公司,本来我们有个活动,想提前几天请这位导演来站台。但唐德那边直接给我们老大打,说股价不能再跌了,导演来站台,会说明唐德内部不稳,求放过。”一位影视制作公司编剧对聊起。

Talpa早在去年年底就宣称放弃“中国好声音”的中文版权,那么为什么过了半年,唐德才签和解协议呢?此前在灿星与唐德的纠纷之间,唐德的态度一直比较强硬。

一位资深影视产业媒体人对分析,Talpa放弃中文商标只是其一,唐德跟Talpa的香港仲裁现在还没结果,唐德仍有空间斡旋。但双方在这个时候,继续因版权问题缠斗下去,弊处是显而易见的。

“现在大盘情况不好,影视股更差,唐德的股价都没法看了,控股股东爆仓的话,问题就太大了。灿星也是,年初递交了IPO材料,本来预计5月申请辅导验收,但还没看到递交验收报告,现在影视公司过审难,再有官司缠身的话,障碍就更大了。双方和解,一个止损,提振股价,一个为了IPO,在资本利益面前,版权的事只能靠后。”

注意到,26日,在唐德发布和解公告当日,唐德股价出现了6月以来罕见的小幅提升;然而到了27日,股价便再一次下跌。

唐德近日股价走势

“一家公司股价的涨跌,主要取决于股民对这家公司未来业绩的预期。”一位券商经纪业务人员对表示,“2018年唐德实在太不顺了,头部大剧播不了,也即意味着好几亿的版权收入确定不了,深度绑定的范冰冰,又因崔永元事件处于风口浪尖。27号,各部委发声要联合查税,影视股的又要集体哀嚎了。唐德与灿星和解只能说是暂时止损,却并无利好。”

翻阅唐德财报,发现,2017年唐德的主营业务电视剧收入为11.2亿,其中排第一的是未播出的《巴清传》前期回款,达到了3.3亿。目前面临着《巴清传》有可能播不了的困境,唐德2018年可能减少6亿多的收入。而2018年除了《巴清传》,唐德其他剧目无太大亮眼之处,没有一线流量演员加持,也不是巨型IP,2018年唐德的营收与净利要靠什么来支撑?

回顾唐德自2014年上市以来的盈利状况,最大的利器就是范冰冰的古装剧。一部《武媚娘传奇》让唐德在2014和2015年间,实现了超5亿的收入;《巴清传》的版权收入原本预计超9亿。现在古装剧受限,范冰冰因阴阳合同形象受损,唐德可还有后招?

值得欣慰的是,唐德与成龙再度合作的电影《狂怒沙暴》已于6月在上海宣布开机。2016年,唐德因发行成龙的《绝地逃亡》而取得超3亿的保底收入,唐德的电影发行业务因此在2016年同比增长超200%,占总营收的47%。《狂怒沙暴》预计在2019年上映,这对于唐德的业绩预期十分利好。

此外,观察到,唐德控股股东吴宏亮最近在不断小额增持唐德股票,以提振资本市场信息。控股股东增持,这是唐德惯用的一招,每当有负面消息出来,紧接着就开始公告吴宏亮增持,遗憾的是唐德的股价却总是不为所动。

如从6月初至今,唐德已发布了5项控股股东增持公告。内容显示增持为2017年底12个月,吴宏亮以自筹资金,总金额不低于3000万,分次增持公司不超过2%的股份。但唐德的股价却只是自顾自的下降,其中还有一次跌停。

此外,根据Wind数据统计,从2015年至今,吴宏亮共进行了13笔股票质押交易,解押了5笔,剩余的8笔交易均在2015-2017年之间完成,平仓线为20元左右。按照目前的股价粗略测算,这些质押项目均已跌破平仓线,但唐德并没有相关爆仓公告发布,说明融资人进行了及时补仓。而根据文中对补仓股数和保证金的估算,可以说是代价巨大。

从表中可以看出,2018年2月19日,原本有一笔442万股的质押交易到期,但并没相关解押说明。另外,2018年还有3笔共3330万股的质押交易到期,在即将到来的7月份就有1000万股的质押到期。到时候不管是购回还是延期,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股价不能再跌了,假如吴宏亮已将剩余的2400万股拿去补仓,如果股价继续下跌,“爆仓”风险将不断逼近。

热门文章